小幸幸幸幸子_北斗星

满脑子都是北斗星……想着产粮但是身子不动。

【北斗星】雪中的光
※北斗星
※北斗第一人称视角
※有杏的客串,只有动作
※小段子
※时间是雪天
(一直觉得这篇当生贺更好啊qwq)
以上大丈夫就向下拉吧!ヾ(✿゚▽゚)ノ

——
冬天……吗?
已经,是冬天了吗?时间真快呢,从樱花盛开之季到现在真的是转瞬即逝呢。
对此,我还是如同对待日常般对待它。不,倒不如说,这边是日常,也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但我却冷漠的对待它们,正如明星所说的我不只是身体冷冰冰的,内心也很冷漠。
因为与我无关,所以都没有投入太多去关心。
也因为,需要我去关心的事物繁多。

“但是,好冷啊……”因为是冬天啊。
双手合十叹了一口气,吐出的热气在空气中成型。虽说冬天的保暖措施只有围巾。
如果是那家伙在的话,一定会喊着“好冷”扑上来吧。

路过便利店停下脚步。
想吃点什么……甜的东西?饱腹的东西?金平糖的话……也不饱腹。热乎乎的肉包子也不错。
咖喱……就算是饮料也不至于喝咖喱吧?红豆汤的话……啊,奶奶做的红豆年糕汤。
不行……这样的话又要饿了。不赶紧决定的话……

那家伙在身边的话,就更好选择了吧?虽说一般都是我买东西给他吃……这样我也会随着他一起买同样的东西。然后意外好吃。
这家伙很有主见,只有关于吃方面。

好冷……现在只有两个选择:吃与回家。
远处还有呆瓜二人组常带我去的快餐店。虽然饱腹,但是不想吃这种高热量的快餐。
对了,还有我之前去打工的中式餐厅。但是离这里有些远。

这么纠结的话,也就早买完了吧?
继续独自一人走在归家的路上。被装饰的金碧辉煌的街道。今天是……不过,快到圣诞节了吧?
在商业街的中心矗立着一棵巨大的圣诞树,被装饰的十分花哨,不过仔细看向那些彩灯其实是荧光便条装在玻璃球里之类的东西。
我只注意到最高处的那颗金星——那是树的顶端。不仔细看以为那只是装饰用的彩灯。在那颗最亮的金星旁还有许多颜色各异的星星。
而低端这些玻璃球的荧光色正好与上方任意一星颜色相匹配。
这都是……什么啊?梦之咲的东西?但是,规模也太大了……圣诞节的演出也不会轮到我们「Trickstar」,手头的安排已经够紧了。但是这棵树我从来没听到人说起过。
然后,灯光转化了一下,星星和玻璃球中的字体可以清楚看见了:
大概是许愿树一样的东西,上面的星星显示出来的是梦之咲知名组合的名称,当然也有「Trickstar」,便是顶端那颗金星。玻璃球中是各色的祝福语。

什么啊……居然有这么高科技的东西。
圣诞树的对面是一家糕点店,金闪闪的柜橱里陈列着各种高尚的糕点。
有一个生日蛋糕我非常中意,上面好像是金平糖?还有星星的巧克力和图标……蓝色系的奶油。
唔……我对这家店没有印象啊?但是,这个蛋糕我很喜欢。

对着橱窗温柔的微笑。倒映自己都十分怀念的笑颜。望去店内一人模糊的身影,好像……是某人。

他回头看见了我,然后十分慌张的避开了我的视线。
是谁……?外面和店内的灯光太过辉煌什么也看不清。
但是,这样的暖色让人很舒心。对着橱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着和秀发。

好像……这个冬天是暖的,只有我一个人是冷的。
而温暖的东西会离我远去,我也无法抉择那一丝属于我的暖光。仿佛我一触碰他们就会被冰冻住。
而,就有这么一丝橙色的光芒照亮了我的道路。
我能触碰他,他也能够触碰我。
我们好像没有距离,双眼倒映着对方的身影。
好像……此刻我是最幸福的人一样。

圣诞树的灯光变换了,还能喷泉流水的声音。
那束灿烂的光芒慢慢黯淡下去,只身一人站立于此。
如果是被人群淹没还好……至少有人可以找到我。但是,这里我能与谁相遇?

下雪了。
空气又一度凝结。
置身于此,感觉轻飘飘的。大概是又冷又饿产生了幻觉吧?
我加快脚步,离开这里……

而我却不知道,那里有一个人在等待我。

——
又是新的一天。
外面雪白一片。一切都被这样无暇的洁白覆盖。但是,可以染上任何颜色。
我希望冬天和他一样是暖色的

“奶奶,早安。” “啊,早安。生日快乐。今天我煮了红豆年糕汤,快来尝尝吧。” “谢谢您,一直以来让您操心了。” “哪有那种话。”
这样,一瞬都会温暖起来。和亲人的时间,是最珍贵也是最幸福的。

“父亲和母亲呢?” “还是有急事,没能赶回来。” “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谢谢您。我都忘记了今天是我的生日呢。”
捧着手中暖乎乎的红豆年糕汤。仿佛世界都会被它融化,人心也是。
“那,我出门了。” “路上小心。”

——
说起来真的好冷啊……雪景也是很美。
路过的小径留下一串串脚印会有人顺着他的痕迹走来吗?

“早上好。” “早上好冰鹰君~” “明星呢?” “哎呀……一大早第一个想到的居然是明星君嘛……不过也能理解。”
看见同伴还是露着同样的笑容感到十分安心。
“生日快乐!冰鹰君☆” “诶?”看见对方递给我一个小盒子,我珍惜的收下。
“这个……谢谢。” “诶嘿嘿~其实没什么大不了了。其实,真正的惊喜还在后面☆”
惊喜……?

(偷懒!我要直接跳主线!( ˙ᴗ. )

——
那么——游木说的惊喜到底是什么?今天一整天也没有看见明星的影子。
虽然收到了许多礼物,但是……在他们心目中我喜欢的事物只是金平糖吗?
至少也是他们的心意啊,只好无奈的收起来慢慢吃了。糖吃多了也不好啊。

好冷……果然雪还是不准备停啊。
现在……去「那个地方」能遇见「他」吗?
一直……憧憬着,期待着。
我相信,总会与谁相遇。那种我所从没体会过的,羁绊。

冬天,纯白无瑕。所以能为此埋下希望,染上各种色彩。
冬天,是对我来说如同日常一般意义,普通的季节……

视线渐渐模糊起来,雪天的冷意与雾气混在一起,使意识昏昏迷迷。眼前的景色尽是一片茫茫,仿佛自己是白纸上的一滴墨。
熟悉不过的道路,可以放眼仅是一片雪白,仿佛这个世界上就只有我一个人孤独的站立在这个寂静的白色世界上。
只是一片孤寂,我盼望着一束光亮,将这片雪白染上色彩。

漫无目的的走着,我不知道自己的意识指引我前往何处,只是前进着,寻找什么。只是觉得渺茫。
感觉……好像少了什么部分。

突然,被雪覆盖下的石子绊倒。我被深深的嵌在皑皑白雪中。
其实,只需撑地我便可以离开这片冰冷的雪地,但是我并没有。我就静静地躺在雪中,算不上松软,但是也不是太寒冷。它冰冻了万物,包括我的心。

待到雪花落满我的衣裳,我慢慢爬起,嘴角有撕裂般的疼痛,我无奈的“嘶”了一声,轻轻抚上嘴角。留在手上的是殷红的血迹,我并没有感到十分的痛楚,也不会因为心理作用,而是认可这便是我应得的惩罚,洗礼。

缓缓站起,看了一眼手表,再望了一眼无尽的雪白,我感到一丝渺茫。雪白的世界上,只有我留下的脚印,还有两滴殷红的血迹。
好冷,或是说,因此而再也感受不到痛楚。
我迈着踉跄的步伐,想去找一个温暖的地方歇歇脚。

结果,还是走到了这条商业街的中心。
还是那棵耀眼的“圣诞树”,我的生日是平安夜前一周,但是这里已经变得十分繁华。
街道上闪烁着金灿灿的光芒,如同天上闪烁的繁星一样。只有那棵“圣诞树”闪烁着蓝色的灯光。
我还是停留在了那个蛋糕店橱窗前,那个做工精美的蛋糕,而且有一些和式糕点的风掺杂着,外形精美,想必味道也不会差。
但是,仅是今日预定,并且仅限一个。
为何这样的蛋糕有限定版?而且那棵神秘的“圣诞树”也令人深思。
不过,那个蛋糕被买走了,大概有人碰巧会和我的生日是同一天吧。
这种并不是令我在意的食物,我现在能感到的只有寒冷和饥饿,还有无助的寂寞。

被灯光点缀的街道,广场中心的钟楼,离午夜只剩下几个小时,星空中闪烁着微黯的光辉,一闪一闪,对我诉说。街道上人山人海,有拉着手的伴侣,有中学生和高中生凑在一起嬉闹,还有低头看着手机的工作白领们。
这告诉我不是一个人。
但是为何我感到不是一丝的孤寂呢?
好像没有答案,也不会得到回答。我对着空中叹出一口热气。
这就是我的诞生之日,在这个热闹,繁华,喧吵的世界中,我一人无助的站立于此。

我开始自相矛盾了,我是愿被这人海吞没,还是愿去寻觅那束光芒?
但是,嘴角的伤痛被冰封,双腿也几乎没进着不算很厚的雪层。不想动,也动不了。只能抚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小腹,将头靠上冰凉的柱子。

这不会是自己的诞生日和毁灭日吧?自嘲的笑出来。

突然人群中走来一人,是一个女孩子。她艰辛地挤出人海,手中捧着一个和她腰一样宽的大盒子。
我的眼中出现了一丝希望的光,那个人穿着梦之咲的校服,留着及肩的长发,我大概可以辨认出她的身份了——
我校的转校生及制作人。杏。

我稍微有些疑惑,为何她在这里?不过,看样子是为了寻找我而来。
我缓缓站起着僵硬的身躯,装出轻松的样子前去迎接她。绝不能让我们的制作人担心自身的情况,拉高了衣领遮住嘴角的伤痕。
她看见我了,很高兴,跑着小步过来,但是生怕她摔倒。我上前迎接她,她却把那个大盒子递给了我。
我有些疑惑,但是对方脸上满溢着微笑也不好推辞。
“这个盒子是……?”
对方有些慌忙的解释道,告诉我这个蛋糕是Trickstar应援队在一家蛋糕店看见的,于是订做了这个生日蛋糕。
想到有人为我们应援,不仅开心,还感到一丝欣慰。我们拼命地练习和歌舞,这些付出都是有意义的。
“谢谢,杏。”
她只是转过头去笑了笑。我也回以对方一个微笑。

我询问了圣诞树的事情。这个是粉丝和杏联手送给梦之咲的返礼。我也十分感谢她们。
“谢谢,『制作人』,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对方害羞的低头,这让气氛变得十分尴尬,但是我道谢过后她便告辞了。

就在我望着她离去的身影时,一个人从后面抱住了——
“猜~猜~我~是~谁——?” “明星,别闹了。” “什么!居然猜出来了!小北是超能力者吗?!(゚⊿゚)ツ” “不是。”
这么熟悉的声音不用猜也都知道。我叹了一口气。
我转过身无奈的捏着对方软软的脸蛋,另一只手去揉他那一头蓬松的橙发。我比以往都要温柔许多,把头埋进他的肩,感受这让人熟悉的阳光般的味道。
“小……小北?这是性骚扰哦~唔nya!不要捏我的捻(脸)~” “这样都算性骚扰……?那我动起真格来你估计连声音都发出来了。” “什……!”
我的舌头慢慢滑到对方的脖颈处,舔舐着锁骨,对方的脖子冰凉,但是因为自己舌头的温度对方惊吓一般颤抖着。
“等等……小北~”
欲求不满,我的手指还继续往下游走,停到对方腰间,稍微挑逗式的捏一下,对方就趴在我的肩上喘着粗气。
“不要……小北~嗯!”
就当对方准备伸出双手欲求更多的时候,我停下来所有动作。重心不稳的他腰一软,差点瘫在雪堆里。
“唔!小北大坏蛋——!”
我没有理会他,拍了拍身上的雪。
“于是,你今天一整天干什么去了?”
看见他的时候我其实很高兴,因为一直等待的人终于来到了。
“对啦!那个……我做了一份礼物送给小北~诶多……啊嘞?不见了……”
看着对方楚楚可怜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我十分无奈,只好抱住安慰他。
“呐,做了什么?” “一只小小的雪兔……刚刚抱住小北的时候跑掉了(其实是掉地上了)!”
“哎……”我还能说什么呢?每一年他都会送我十分奇特的礼物,比如金平糖蛋糕,煎蛋什么的……
“不过,谢谢。今天能遇见你就是我最大的礼物。” “诶嘿嘿~小北开心就好☆”
我半蹲着搂住他,他慢慢给我围上了什么东西。
“唔嗯……?” “生日快乐~小北!这条围巾送给小北啦~!”
我露出了难得的笑容:“谢谢……话说,这不是去年我送给你的那条围巾吗?” “对呀~所以要还给小北☆”算了算了,呆瓜就算了。

我微笑着望着他那蔚蓝的瞳孔中倒映着我的脸庞,可惜我注意到了嘴角那道伤疤,突然微微作痛。
对方似乎也注意到了,就这样捧着我的脸颊——
吻上了我的嘴角。
“诶……”
他什么也没问,只是呆呆的低着头。
“那个~小北……我也想要亲亲啊~”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抬起他的下巴,就这样吻上了他的唇。刚刚的伤痕仿佛魔法一般突然治愈了。我们紧紧的相拥着。
圣诞树闪起橙色与蓝色共织的光辉。午夜的钟声响起。这个世界仿佛只有我们两人。雪白的世界,被染上橙蓝的光辉……

——
我缓缓抬起头,一人瘫坐在雪地中,嘴角传来撕裂的痛苦,才发现刚才不过只是美梦一场。
我失望的摇摇头,无助的等待着……就算被人海淹没,我也不会遇见你吧?
就在毁灭我的黑暗之中,诞生出了橙色的光芒——

——END——
(这次日服卡池嘤嘤嘤,他们那么好!我要产粮来表达我此刻的心情!)
by:爱你们的幸子(●'◡'●)ノ❤

评论(1)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