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幸幸幸幸子_北斗星

满脑子都是北斗星……想着产粮但是身子不动。

【北斗星】怕黑

※如题x
※cp北斗星
※可能ooc

——
昴流蜷缩在床的一角,翻来覆去无法入睡。就算是拉开窗帘也见不到一盏仍亮着的灯火。
仅仅是稀碎的响声,也让昴流毛骨悚然。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如同凶猛野兽的血盆大口,正饥肠辘辘地望着自己。

他卷着那条心爱的毯子,轻轻走到自己友人的卧室门前。即使昴流深知这个时间他已经入睡,但好像只有待在他的身边才能驱赶匍匐在内心中的黑暗。
屋门半掩,仿佛是特意为他留下来的一条缝隙。昴流踮起足尖,每一次下落地板都会发出“吱嘎”的吼叫。微弱的皎白月光照在北斗的床头,或许他一回头就会被满月之夜的月光转变为恶狼。
昴流看到这幅情景反而放下了心,毕竟自己的挚友还在安详的梦境中熟睡。但也为自己对黑的软弱无能而感到自责,因为自己缺乏幼时的陪伴,直到现在自己还是维持着一个小孩子的样子。就像是渴望双亲的怀抱一样,昴流悄悄钻进了北斗的被窝。

“ ホッケ~醒着吗?”

“…………怎么了?”

昴流看着北斗被月光渲染得苍白的面孔,不安地发问。北斗只是平静的回应了他,仅仅是唇瓣的跳动,他的表情保持着入睡的平静,好像已经数千年没有人把他叫醒一般。或许他醒来时,会露出猩红的双瞳和尖锐的獠牙。

“睡不着……新的合宿所好可怕,好像没有一个人活着。”

“当然,现在是深夜。”

面对挚友冷酷的回答,昴流卷了卷自己的毯子,那是一条纹有一颗星星的橙红毯子,只可惜在深夜并不能辨别出它的颜色。

“如果待在我的身边能让你睡着的话,请。如果打扰了我的睡眠,请你返回你的卧室。明天还有活动。”

北斗的一字一句都那么冷酷无情,像是一根根冰针扎在渴求关怀的昴流的身上。

“ホッケ真的好无情呢……啊!刚刚是不是有幽灵趴在ホッケ的头上?!”

“别说这么骇人的话……快睡。”

被拒绝的昴流无奈地注视漆黑的天花板,一双大大的蔚蓝眸子闪闪发亮,但是却充满了不安与恐惧。

“ホッケ…到底怎么样才能快速入睡啊?没有照明的话我睡不着啊……”

北斗缓缓睁开疲惫的眼睛,正好与昴流对视。他看见昴流的眼中好像闪着点点泪光,有一点于心不忍。

“闭上眼睛。”

“闭上和睁开都是一样黑,完全没有用啊……”

“深呼吸。听自己的呼吸声。”

意外的是,北斗主动将昴流拥入怀中,冰凉的不像是人类的体温逐渐包裹全身,昴流的脑袋靠在北斗的胸口,从耳廓处传来一次次心脏鼓动的声音。
——如同旋律一般,有节奏的韵律。稍微令他安心。
北斗胸口的起伏与心跳的频率很好的交融在一起,如同合奏一般,真是神奇呢。
北斗的心跳如同机械一般,跳动的频率完全一致,不会因为怀中的人而加速几分,也不会紊乱。北斗的吸气呼气声拂过昴流的头顶。一切都是那么令人安心,昴流在心中默数着节拍次数,困意慢慢涌上心头。

昴流向窗外望了一眼,夜空中的繁星闪着微光,像是每一双温柔的眼睛在守望他,又像是舞台下那一片闪耀的荧光星海,更何况旁边还有自己挚友的陪伴,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当他闭上沉重的眼皮,就再也抬不起来了。在月光的庇护下,赐予了他一个美梦。

而北斗则是时刻关切着昴流的一举一动,怕他会在半夜醒来,再次变得不安,缺乏安全感。但是昴流这家伙睡觉极其不老实,害北斗无数次被迫从梦中惊醒。

昴流酣然入梦,但是北斗却疲惫不堪。

各位晚安好梦。

——END——

【北斗星】碧蓝

※意识流作品,cp北斗星
※昴流第一人称视角
※可能ooc

以上无问题请继续。




——
那个人的视线的坦率的。目视前方,毫不动摇。
我也试着朝他目光所及的方向望去。
那里,只有一片幽深的海洋。一片死寂。甚至听不懂海浪拍打石岸的声音。

——
摇摇晃晃的感觉与剧烈的耳鸣唤醒自己。
揉了揉眼睛,眼前模模糊糊,低头看了看自己腕部上的表。

“啊。我今天没有戴表。”

“练习的时候落在教室里了吧。”

这个温柔又冰冷的声音,自己再熟悉不过。毫无温度的手掌与自己十指相连,好像给予了对方自己的温暖,双手都不再如此冰凉。

“你的手……好冰啊。”

“那明明是ホッケ的手冰吧~”

脑袋昏昏沉沉,咚一下子又靠在自己挚友的肩上。
肩头硬邦邦的,就像还没有融化的冰。

“别睡了。要下车了。”

“诶……?去哪?”

随之响起到站的提示音,冰冷的手掌拉着我,迅速下车。
我有些迷茫地回顾车厢,那里空无一人。

下车后看向站牌。发现这里居然是电车的最后一站。

“『想坐电车到较远的地方』,到站了。”

“不……再怎么说也太远啦——!ホッケ为什么不叫醒我!”

“你睡成那个样子……口水都快要流到我的校服上了,怎么喊你都不醒。只能坐到这一站了。”他一直紧紧拽着我的手,没有松开。仿佛在探求我手上的温度。

走上出口的楼梯,八月傍晚的日光依旧耀眼。我眯上眼,但是突然又被扑面而来略带咸味的夏日稀有的微风惊到。
我记得这一站是最近海的地方。

当然面前也是一片一望无际的碧海。小小的城镇没有那么嘈杂,没有演唱会的激动喧嚣,更没有校园里匆忙的脚步声与高声阔谈。
——只有面前一言不发的挚友,笔直地望向前方。是不是也被这片海迷到了呢?

“刚刚是末班车,现在去公交车站还来得及赶上之后一班公交车。或者你想走着回家,我也奉陪。”

“不是吧——!这个时候应该提出『我们一起去看海吧☆』的建议不是吗~”

“不要闹了。我们要赶不上了。”

“时间什么的无所谓啦~好好享受当下才是大事啊!”

我拽了拽友人的手,走向海边。
但他还是没有怨言一般,没有松开我的手。

——
踩在沙滩上的感觉令人兴奋不已。挽起裤腿,向海边跑去。

“马上要涨潮了,不要往深处走。……你在听吗?”

“嗯嗯。……刚刚说什么了?”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站立在冰凉的海水中。浪花一朵朵爬上自己的脚踝,瘙痒感让自己后退了几步。

但是我的挚友始终没有松开我的手,把我从海水中拽回潮湿的一片沙滩。

“……哇!干什么啊——”

“浪大起来了。不是和你说过很危险吗……”

“我知道了……ホッケ真的爱操心呢。”

回到离海岸远一些的地方,我和亲爱的友人并排坐在靠海的石阶上。
海风拂面略微有些冰凉,几只海鸥鸣叫着在海面上滑过。海浪以汹涌的趋势已经吞没一半的海岸,我开始自我反省刚刚的任性。

稍微有一些凉意了呢……仅仅缩了缩身子这个小动作好像被对方注意到了。
他还是一直面无表情,随之从他的书包中拿出了一条很小的毯子,迎着海风轻松甩开,他的背影简直就像帅气的斗牛士——令人尊敬又可靠的同伴。
他轻轻将毯子盖在我的身上,为我做了一个英雄披肩一般。从这个角度注视他认真的面孔,就像是从冰雪中诞生的王子殿下。

“已经入秋了,所以肯定会冷。”

“ホッケ的包里什么都有呢~四次元口袋☆?”

“没有那么夸张,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带的。”

对方搓了搓手,遥望着碧蓝的海面,远处倒映着夕阳的颜色,橙红的海水波光粼粼。
我微微侧头,发现他眼中也闪烁着点滴余晖,那深邃的瞳孔就像是深海萃取的精华。キラキラ的,仿佛充满了梦想的星辰的宝石那般美丽。
我的友人察觉到了我的视线,侧过身看着我。由于背光,他的表情有些昏暗不清。

随之,肚子的一声长鸣打破了宁静。

“……怎么了?肚子饿了?”

“这种情况下怎么可以叫出来啊,肚子!你是ky吗!”

“意义不明的自我吐槽呢……稍等。”

他又难以置信地从包里拿出了一盒点心和两瓶罐装红豆汤。

“其实ホッケ是魔术师吧~虽然这么说会把サリ的职位抢走~”

“不,我对那种东西完全不感兴趣。倒不如说,是因为某个缠人的部长我才喜欢不上魔术。”他熟练的打开罐子,递给我一罐热乎乎的红豆汤。

“诶~!那只是单方面地排斥啊。即使我不是很擅长对付ちーちゃん学长,但是我还是很喜欢的篮球的啊~☆”

“ふむ。是啊……我小时候还是很喜欢看魔术表演的。因为看不出魔术师的戏法,他的每一个动作都让人兴奋地猜测,给人带来欢笑。但是之后我知道每一个魔术的戏法之后,就觉得不是那么值得憧憬的秘密了。更何况还有我的部长恶化我对魔术师的印象,他的每一个举动都意义不明,甚至无法解开他的魔术戏法。我已经不像幼时那样喜欢魔术了。”

“ホッケ小时候就已经被现实社会给同化了呢~真是个早熟的家伙!不过我还是很喜欢魔术哦,把它称作为人带来笑容的魔法也不会过☆因为偶像和魔术的性质几乎是一样的嘛,能为别人带来笑容的人绝对不是坏人!”

我往ホッケ旁边挤了挤,把毯子的一半披在他的肩上。
他打开盒子,里面装满了精致的糕点。

“哇~☆是キラキラ的和点心!”

“甜食果然很棒呢。能够补充人体需要的糖分,带来味觉的盛宴。”

海边的下午茶,别有一番风味。
面朝大海,我们分享话题。虽然只不过是闲聊,但是度过了十分享受的时光。

沿着海岸返程,他还是紧紧地抓住我的手不放。冰凉的体温从指尖传来,但是深处蕴含的温暖还是传达到了心田。

“呐,ホッケ。下一次有空,我们再一起去看海吧☆”

“嗯。”

晚霞在蔚蓝的画布上展开,夕阳已经半掩面地逃向海底。碧蓝的海水被渲染为橙红,但是我们的脚步仍未停下。

——END——

感谢观看☆

【北星北/昴流生贺】DIARY

※cp北星北 大致无差
※脑洞源自DIARY-北上健(呜呜呜kk唱歌真的好听)
※毕业注意

没什么好说的啦,总之还是祝我们的小寿星生日快乐☆祝您食用愉快♡





——
又来到了樱花盛放的季节。
花儿一瞬盛放的美丽与凋零的一刻惋惜,总是那么短暂。

于是,他们迎来了分别的季节。

他们作为偶像的三年,真的是十分不容易。一切的喜悦、痛苦,已经要告别了。
仰望西边的天空,如同那个人的眸子一般蔚蓝。凋零的细微话语伴着樱花瓣飘落——那是春天的逝去。


“嗯?明星,你刚刚说了什么吗?”

“啊哈哈…什么都没有啊,是错觉吧☆”

少年紧握手中的毕业卷轴,双手有些发抖。他的眼中充满了不舍。
他抿紧双唇,仿佛在忍住自己的悲伤。

为什么会这么快呢?
为什么要和大家分离呢?

一切都是愚问,不需回答。


东边已经被黄昏的颜色渲染,响起了结束的钟声。

“哦,那不是今年的新入学生吗!”真绪整理了一下衣物,望向教学楼门口。几个系着红领带,身着梦之咲制服的四个高中生有说有笑地走出大厅。
他们带着微笑诉说着理想与希望,怀抱着热情追寻自己的梦想。

“不觉得他们和当时的我们很像吗~”真也回过头去,透过镜片看到的若草色瞳孔倒映着少年的身影。

“嗯。那个时候,我们还是一盘散沙。升入二年级之后,就开始了我们的革命。”北斗回忆着,露出微笑,一切都是那么难忘的时光。

“不过,果然还是还想再有一个三年呢~想和大家一起再歌舞更多,再一起站在舞台上……”昴流的的声音有些颤抖。

“嗯,我也是……”真低着头,双眼蒙上一层雾气。

“我也还想和你们做队友一起出道啊。不过,今后我们可能要各奔东西吧,甚至连见面的机会都会少了……不过,眼下的生活还是最幸福的~♪谢谢你们,挚友。”真绪将三人围起来,肩搭肩,就像他们每次上台前那样。

“即便分别,也不要忘记彼此。但愿我们能再在某处相遇吧。”北斗说得沉着又平静,隐藏心中的些许忧伤。

“大家——!!!恭喜毕业——☆”欢笑声消失在街道的远方。

但愿这样的日子用不结束。
我们的合奏永不完结。


——
但是他明白,自己还是郁郁寡欢。
没有了他们三人,自己今后该何去何从?该如何努力?

许多公司听闻自己即将毕业出道,寄来了许多申请书。
但是他全都置之不顾。他还是选择前往以前父亲所在的公司。虽然已经不堪入目,但他坚信自己的力量能够拯救他们。
——他一直在向成为父亲那般伟大的偶像前进。
但他至今仍难以相信,父亲只身一人是怎样奋斗过来的。若是现在的自己没有了同伴们的依靠,自己肯定会变得支离破碎吧。

曾经被人们歌颂的『奇迹』,他如今要再次回归。

他心胸苦痛,随即看见了空中闪烁的启明星。
路灯指向通往明日的道路,青春已经与自己擦身而过。
在道路的起点,那是自己曾发誓要成为偶像,不顾他人嘲笑的自己。
那时的自己究竟是怎样忍住悲伤说出这句话的呢?

之后便是追逐着时间,孤独的自己。

天空的朦胧增添上了一层神秘,被劈成两半。一边是晚霞与黄昏的颜色,另一边则是幽蓝、闪烁的星空。

他停下了脚步,不止何时来到了这里。
这里是一条不算宽也不算窄的河。
在此岸的自己已经度过了三年难以置信的高中时期。彼岸是当初未放一花的樱花树,是一年级时他们相遇的地方。


——
夕阳的余晖洒在波光粼粼的湖面,流动的云被染成橘红色,世界是一望无际的暖色。

【扑通 扑通】

一抹橙色在跃动着,几块彩色的石子飞进湖中。

少年深邃的蔚蓝瞳孔中倒映着那层层涟漪,心境却是无比的平静,如同这晚风,轻柔地拂过他的满头翘发。

那双眼中溅起波澜,透明的泪水被霞光染红,从眼角慢慢滑落,一滴滴,溅入湖中,从泪滴滴入的地方一圈圈扩大,又抚平。

少年无助地擦拭眼角的泪,泪花还是朵朵涌出,呜咽声被湖水流动的声音盖过。


少年猛然站起,将书包一丢,扯下绿色领带,制服外套也随手一扔,风突然变大,湖水的浪涛越溅越猛。
少年逆风站立,橙红的草坪背对他,仿佛想要逃离这里,但是无能为力。
那波澜在少年的眼中染成了紫色,是两种颜色结合的美丽结果。


他要跨越时间。


“呼……啊————!!!!!!!!”少年一边喊着一边全力奔向湖中央。


“…呜哇?!”
在少年准备起跳时,他的后领被狠狠地拉住了,随之被撂倒在地。
“好疼……!”不出所料,少年一抬头就受到了一击手刀。

“你的精神真的越来越不正常了……如果想要清醒一点也不要试图跳进河里,还有更好的方法吧?”

“ホッケ也变得越来越毒舌了呢……我喜欢温柔的ホッケ——!”

另一位站立在晚风中看着少年的人如同这个世界的一个“外星人”,在他冷色调的背后渐渐迎来了夜晚。

天空如同调制的渐变鸡尾酒一般,注视那里,便会使人如痴如醉。

这位外星人如其名,有着冰一般冷酷的双眸,凛凛威风的站姿,身材挺拔而又不失绅士风度,鹰一般的视线。
而也很难想象这两个人是怎么成为朋友的。不,正是因为这样,他们两人才相辅相成,成为搭档,对方的辅助。

在这位名为“冰鹰北斗”的少年指尖处,从天空的边际延伸出了一条绿色的长线,背后的满圆的月亮升起,几颗繁星闪烁。

北斗拉起他,拍了拍对方身上的碎草,又掏出一块手帕,拭去他眼角的泪。
“不要因为毕业这点小事就泄气啊。你至今遇到过多少挫折,不是都挺过来了吗?”

“本质上是不一样的啊……没有了大家我就没有动力了~我可能要这么慵懒到瘫痪了!”他又砰的一声倒在草地上,无视北斗投来无奈的眼神。

“别用这样模棱两可的说法。其实你就是不想和我们分离,对吧?”北斗变得越来越会察言观色了,少不了以前特训的功劳。

“……嗯。我知道,毕竟这是终将发生的事。大家在以后的人生中要以各种方式打拼,我也不得不独当一面。”昴流说这句话时,眼中的曦光渐渐熄灭。

“结果我还是没能像ホッケ那样啊~”他察觉到今日什么也没有留下,而感到悔恨。

北斗面色未变,双手狠狠地拍了对方的脸颊。

“む…!好冰!干什么啊ホッケ~!”昴流也站起来,准备还击。

“抱歉,我有点下手太重了。不过在你还手之前听我说。”北斗挡住了自己的脸,把校服外套扔回给他。

“你已经有足够的天赋了。为何这么期望成为我们这样的人呢?对我们来说,你也是我们望不可即的存在。你是天才。”

“……什!所以说不要和我说这种事了……!”

“但是。也别觉得自己毫无价值,别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到。
从看见那些新入生那一刻我就觉得很感慨,如果那时我们没有反抗,没有掀起革命,这个学校会变成什么样,这些希望的萌芽会怎样……
如果当时,你没有那样努力,『Trickstar』会怎样,我会怎样呢?”

听完北斗这一串叙述,昴流看见北斗的眼中也蓄满了泪水,闪烁着星光。

“但是结局已定。我们最终还是成功了。我很庆幸,能与你们相遇,能与你们成为队友,能与你们一同站在舞台上歌舞。这对我来说都是『奇迹』,都是无声无形的缘分。所以这三年……我真的过得很尽兴!这一段经历我永生难忘,铭记于心。所以怎么会忘记你们呢?如果真的是那样,到时尽情殴打我吧……♪让我回忆起一切,作为偶像还在呼吸心跳的事实!”

“所以。这份我想报恩的感情一直持续至今。当时的SS也是,听闻那样难以置信的事实,看见你那副憔悴的模样,我便觉得,我必须付诸行动。这不仅仅是我作为队长的职责,更是我一直以来承诺的。我不能视而不顾,无论我们之中某个人会有怎样灰暗的过去,我都会勇往直前,替你分担那份罪恶,拭去你的泪水。因为我们是荣辱与共的teammate。”

“我无法再忍受你那灿烂的笑容沾染上泪水与污垢了。所以那时,我能做到的就是守护你,将你紧拥入怀,擦拭你的泪水。无论当时还是今后,不要再露出那样的表情了,明星。我会一直陪伴着你的。”北斗坚定的眼神注视对方深邃的瞳孔,双手捧住他刚刚被自己打红的脸颊。


“什么啊……ホッケ。你说这种话,不是更会让人哭出来吗!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昴流扑入北斗的怀中,那冰冷的体温与温暖的气味,他都十分熟悉。

“唔……看来还是不说刚刚的话比较好呢。我最近变得越来越感性了呢。”北斗食指抵住下巴,若有所思。

北斗递给昴流一个小册子。
“这是我整理的这三年以来我们所有的活动与事件的照片与记录。如果怀念当时的生活,就看看这个吧,心情会好很多。”

昴流翻开小册子,一页页都如同日记一样,每一日的日常发生的事情,如同就发生在昨天一般。
原来一切都没有变,只是我们长大了而已啊。

“我这边只要去应付一下双亲那里交给我的一些事物就能回来了。或许到时还可以和你一起做偶像,继续编织我们的物语。”北斗平静地回复昴流,脸上洋溢出微微的笑意。

“诶?真的?!”昴流几乎又快要哭出声了,他把脸埋在北斗的衣物里擦拭鼻涕和眼泪。

“嗯……没错。衣更和游木那里也是,他们并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还是会作为偶像继续走下去。届时,我们又可以相遇了。”北斗有些厌恶地推开昴流,朝他满是鼻涕和眼泪的脸上扔了一块手帕。

“所以,ホッケ和我做一个约定吧。下次我们再相遇的时候,再次作为『Trickstar』一起尽情歌舞,和我一起做偶像吧~☆”昴流向北斗伸出小指,那张笑脸显得格外幸福。

“嗯。”北斗也伸出自己的小指,那有些冰凉的体温接触到他之后,变得温暖了。

“下一次再见到我时,不要再叫我明星啦。我已经不再是人们敬慕的那个明星,我就是我,会是另一个『明星』☆所以,下次就叫我的名字吧,挚友。”

这虽小的承诺,对两人来说是命运的一个转点。
他们都不会停下自己的步伐,他们会去寻找属于他们的意义。
毕业后会是一个新的起点。
夜幕逐渐降临,水声渐渐平缓。昏暗的小路上,两人有说有笑,消失在小路远处……


——
今天是该出发的日子了。
少年提着大包小裹,将独自一人前往其他城市,离开这个充满回忆的小镇。
朝阳耀眼,昭示新的开始。
从今日起,他将作为新的『明星』出道。
他将背负往日的记忆大步向前。

即使看不到前路,即便你不在那里。


“啊!是明星!”背后响起了一个声音。但是他多么希望是那个人的声音。

“呜哇!真的!真的是那个『明星』!”

“那个明星的儿子终于成人了!”


“唔呃?!我没有想过会发生这种事情啊真是的~狂热的粉丝们涌过来了——?!真是的!我现在赶时间啊——!!!”少年赶紧拉起行李箱向前奔去,向朝阳的方向奔去。

两旁道路上的风景充满回忆:繁华的商业街,公园,小河,已经开败的樱花树。
他的身影,似与那风景纵合重叠。

仍能感受到风中的炎热,因为夏日到来了。
他不会忘记当初哭肿双眼的约定,因为他们将会再次相遇。

“没关系的~☆今日要努力了呢!好——!一口气奔到机场去咯~”他笑着今日依旧说出这句话。

即便前路会有坎坷与伤痛,但是他已经脱胎换骨,即便一人也要抬头挺胸,行走在这名为演艺圈的道路上。
从这里开始,是他的原点。



——
机场中喧杂的交谈声,脚步声,行李箱拖行声,广播声交织在一起。
少年用耳机堵住外界的喧吵,清哼新歌的旋律。精心打理过的橙发,炯炯有神的蔚蓝双眸,微微上扬的嘴角,面颊略带红晕。每一个方向看上去都仅仅只是一个普通阳光的元气少年,但没有人能说出他为何携带如此强大的气场——如同耀眼光芒一般的气场,仿佛只要他弯眉一笑,他的光辉就会强大到足以把人吞噬。

路人会不知不觉地投来目光,第一眼会觉得惊诧,会不由得怀疑为何他有这么强烈的光芒。随后,他们会隐约觉得这个人与某个人相似。但是最后,他就是他,不过是自己人生中的一个路人,给自己记忆点缀了一束惊艳的光辉罢了。
他究竟是谁呢?

“啊!不好!我该去检票了……”少年拎起自己的背包,整理了一下衣物准备出发。

“那…那个!请问……请问您贵姓?总觉得您很眼熟……”一位少女跑到他的面前,小心翼翼地询问对方的名字。

“诶~☆你想知道吗!我姓明星,明星是天上闪烁的明星!名叫……”


“スバル——!!!”

“嗯!对对!就是subaru哦~…………诶?”


少年仿佛已经察觉,有些惊异地回过身。
接着,被冰冷的体温紧拥入怀。


“………………诶?”

“你那是什么反应…当初不是你要求这么叫你的吗?”面前的人修剪着整齐的墨蓝短发,冰冷的瞳孔中倒映着自己的身影。

“まだ会えたな、スバル。初めまして。そして よろしく。”

强烈的惊喜感令他有些喘不过气,他整理思绪并深呼吸,眼眶中蓄满泪水。
他回来了,也就是说……又可以。
他们又可以在一起,作为偶像尽情泼洒汗水了。

“总觉得你变了很多呢。变得更像偶像了。…………喂,给点反应啊。不然我会被保安当做痴汉或者变态之类的啊。”

“唔……!这个对心脏不好!请帮我先拨打120再和我讲话!”少年做出夸张的动作,捂住胸口装作不适的样子。


“ホッケ是怎么找到我的呢……现在甚至还觉得有一些不可思议。”少年端详对方的面孔,感到一丝安心。

“你自己的私人安排表不知道怎么就传到我这里来了。刚好昨日是拍摄的最后一天,我就订好票来找你了。”北斗平静地回答,但不能掩饰他言语中的欣喜。

“这一定是制作人做的好事!一定是!”虽然他看起来有点愤愤不平的样子,但是他此刻还是格外的高兴。


“好。现在该登机了。”北斗看了一眼左手腕上的表,说道。

“诶?去哪?”昴流迅速站起,背上背包。

“还用问吗。当然是去你第一次公开出道的会场。”北斗帮他拎起另一个包裹。

昴流抿着嘴,默不作声。他在思考,如果自己就这样作为一个人出道真的好吗?他还想和自己拥有羁绊的伙伴一同站立在舞台上,再次拥抱逝去的青春。
可他也对自己下了决心,不再继承父亲往日的名号,作为新的『明星』,在这空无一物的广阔舞台上奋斗。


“ホッケ。我还想做偶像。”昴流说的十分坚决,毫不动摇。

“嗯,从你的眼神能看出来。你给人的感觉不一样了呢。”北斗注视昴流的面庞。

“但是……我还是有点犹豫。”接下来的日子,他终将形单影只。如果他真的宣告自己个人出道,那么他或许就再没有与他们相遇的机会了吧。
好想说出「希望永远和大家在一起」,但还是生生吞入腹中。

“明……スバル。你应该不会这么多愁善感啊。将一切抛诸脑后,成为自己想成为的人就好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就是自由。如今,我双亲和奶奶终于承认了我,给予了我这样的权利。”

北斗的话语为昴流开辟出一条道路,是耀眼的一束光。
飞机起飞的巨响压住了一切谈话声,一切焦虑随之抛出九霄云外。
——他突然灵光一现。



——
两人到场时勉勉强强赶上,会场人声鼎沸,人群摩肩接踵。
昴流奔向休息室,换上表演服后又奔赴会场。

上场前,他做了数十个深呼吸,使自己冷静下来。
但是,他还是渴望听到与明日相连的声音——他们的歌声。


此时的后台,北斗站在角落静静观望,等待另外两人的到来。

“哈啊——!!!我们来了!”

“呼~!勉强赶上啊。昴流已经开始了么?”

“嗯,刚刚准备开始。你们能赶来真是太好了。”

“那是当然,我们一直都很想目睹这历史性的一刻啊♪”

“嗯!等这一刻我们已经望眼欲穿了啊。这家伙一定能成为一个偶像界的奇迹啊!”

“嗯。我们就在这里静静地观守吧。用我们的双眼记录下这一刻。”

不必我说,您也应该知道后来赶来的两人是谁了吧w( )



——
他看到的是一片星辰大海。
不。那是只有作为偶像才能目睹的星海。
橙光辉映的星光,倒影在他充满了星辰的瞳孔。
他的笑容如同彗星一般,又照亮了无数的繁星。
在闪闪发光的舞台上,他尽情地歌舞,泼洒汗水。享受着,歌颂着美好的场所。
这才使他真切地明白,他是偶像。
而作为偶像,是多么令人兴奋又美好的事。
他或许从前忘记了如何去笑,但是此时此刻,他淋漓尽致。那流星般的笑容,被人们称作『キセキ』。
这一片星空,是上帝的馈赠。
他总是不断寻找闪闪发光的事物,而他却忘了自己的光芒。
——那无比耀眼,闪烁着梦想星光的愿望。

少年一人独自站立在闪闪发光的舞台上,蔚蓝的瞳孔中倒映着星尘。
但只身一人,他永远不会是最耀眼的。
当无数微小的星辰拼凑出银河,那才是最壮观的存在。
在他的面前,正是一片美丽的星空。而在他背后的,是3颗闪烁的明星。

他踏出了坚定的一步,鼓起勇气面对这片人海。面对所有的期望,绯闻,贬低,赞扬。

“大家——☆早上好早上好~!”得到的回应是挥舞的荧光棒与兴奋的应援声。

“感谢各位今日来到会场!我相信大家今日来到这里的目的都是一个。”昴流兴奋地跑到舞台前方,用力地挥着手臂。

“但是啊。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能走到今天,为什么我能得到大家的应援,为什么我能会有如此强烈的光辉。
全部都是因为,在我的生命中出现了三个对我有真正特殊意义的人。他们与我一起作战,激励我,一起努力,勇往直前。
所以!我决定了。无论前方会发生什么,他们都是无法替代的存在,我的生命中不能失去他们,我的挚友们!”

昴流转过身,手捧话筒,冲后台的方向大喊道:

“喂——!!!你们要等到什么时候啊——?可不能让客人们久等啊——☆”

“诶…?”



“所以!这就是我下定的决心!从今日起,冰鹰北斗,明星昴流,衣更真绪,游木真。将重新作为『Trickstar』,再次出道!”

这个爆炸性令人难以置信的新闻不停地冲击着人们的心灵。

昴流跑下台,将三人推向舞台,紧紧相拥。

“真是……太乱来的决定啊。”

“不过,也大概想到了。很像是这家伙会做出的决定。”

“真的……没关系吗?不会给明星君添麻烦吗?”

“没关系啦☆我一开始还担心你们会不会不同意呢!”

四人喜极而泣,这是他们的原点。
他们将不再代表任何人,他们作为新的自己启航。

“来吧!大家还能继续顺势而上吧!让我们的合奏响彻世界吧☆”

梦想盛放的星海,他终于目睹了。
这就是那天的故事,记录在那个小册子上的新物语。

生日快乐☆



——END——

呜呜呜我在写什么啊什么辣鸡意识流作品。
结果还是不能写出那么激动的kirakira的场景,我觉得我要努力了()

最后还是祝我们的小明星生日快乐♡
感谢观看☆
2018.6.22

等我肝完生贺我就更吉ki
信我xxx

【弹丸论破v3/王梦】不可思议的魔法

打破了夜的寂静,少年拉着少女的手跃下天台。
散落的彩带与白鸽羽毛伴随着狂风环绕着两人,如同魔法一般。

“泥嘻嘻~这次是我赢了呢,『给大家带来笑颜的魔法师』。”语落,少年轻吻对方的手背,牵起对方纤细的手腕并扣上闪烁银光的手铐。
“什……?!”少女挣脱少年的手,在空中翻了个跟头,失重感让她眩晕,但是少年迅速搂住了她的腰。

“哦!好危险。差一点就要看到小梦野的胖次了~”
“不要说这些下流的话!快放开我!我的魔法在空中不能生效啦——!!!”越是挣扎,他们之间的距离却越靠越近

“呐,你是有着『无论什么人看了你的表演都会露出幸福的笑颜』的魔法吧?但是我刚刚并没有笑。做出那么危险的魔法只会令人心惊胆战啊。”
“所所所所以你要说什么啊——!!!这样下去咱们两个都会死掉啊!”

“那,我也让你见识一下我的魔法吧。”少年牵起她的手,两人在星座下定格。
少女屏息,闭上双眼,准备迎接她生命的接受——
可是神奇的是,她站在了一样软软的物品上。

“诶……?”

“啊哈哈~吓了一大跳吧!这是热气球。只有我才能召唤的『魔法』哦。”

“怎么……!这不可能!!!连我都没办法做到的魔法你怎么可能做到……!”

“呐呐冷静一下。在掉到地上的那一瞬间我们都会死所以安静一下可以吗?这个热气球很快就会坠落了所以这个魔法还不是我的真本事。”

“啊…………?”

她逐渐感受到所站之处已经渐渐陷下去。魔法与色彩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所以。我要向你正式起誓!就算到了地面上,我也是第一个掉下去的那一个!我会紧紧抱住小梦野不让你受到一丝伤害!”

“等等!你怎么会知道咱的名字……!”

“所以啊小梦野酱。在我寿命只剩下这数秒的时候能与你共舞吗?”

呼吸渐渐变得困难,迅速下坠的眩晕感还没有减去。但是少女知道这一晚是奇幻的相遇,哪怕如此短暂。

她感受到自己轻柔得像羽翼,慢慢地,在上升。那一丝体温也渐渐变得冰冷,却紧握住她的手没有放开。
——在都市上空摇曳的王之梦,充盈着色彩、笑颜与温暖。彗星如此耀眼,照亮了他的面孔。
那是一位无名绅士深邃的瞳孔,是无人知晓的怪盗。
也是无比梦幻的魔法。

之后开始坠落,她陷入这场美梦。

当这场美梦结束后,她苏醒。
她只感受到空虚、冰冷与旁人的嘲笑——

她的心被偷走了。而他的心,却永远留在那场噩梦中。

发篇王梦混更xxx

【吉ki/part 2】“不过是一具没有心的破铜烂铁


第一章 求生的意愿

※cp为吉ki/王ki,小吉为DICE的总统役,ki-bo为饭田桥博士的杰作(。)
※标题不是机差(。)
※可能有部分私设,比如DICE成员、饭田桥博士等。
※角色属于弹丸论破v3,ooc属于我。
※本世界观与才囚学院的自相残杀无关联。但是有可能会出现才囚学院的各位同学。
※故事为连载,大概20章左右完结ry 结局会是HE(√)
※可能含有捏造、流血、死亡等场景,若使您感到不适请及时退出(鞠躬)
※避雷

大概的故事背景:王马与秘密结社等人在胡同的垃圾堆旁找到了休眠模式的ki-bo,并将它带回结社,开始了与他们一同进行“搞笑的犯罪”的故事ry

前情提要:DICE开始向无聊的社会宣战,并开始了他们的行动。然而在这时,发现了一具破铜烂铁(?)

吉ki的第一作。剧情冗长,辣鸡文笔,纯粹的自我满足产物,但是想与您分享这份快乐(小风车.gif)
不知道该写什么了xxx总之祝您食用愉快!

以上大丈夫就继续? ——yes ↓ ——no ×


——(普通的分割线)——

“啊嘞?没有反应?难道是坏了吗?”小吉俯下身敲了敲不明物体,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嗯?这是什么。”小吉发现了一个红色的按钮位于物体“脖子后方”的地方。

“诶——!!!好好奇啊!这种显眼的东西如果看见了的话就很想按下去了吧!”他的手指已经停在了那个红色按钮上。

“但是。这么危险的位置,这么显眼的颜色,一定不是安全的东西。如果说有叫醒这具废物的方式,肯定不会这么简单。说不定……这里就是『自爆开关』之类的地方呢~”

“虽然没有什么根据!但是我一直觉得他正面下方倒数第二个按钮是开机键呢~”说着,小吉迅速按下了那个按钮。

……

…………

………………滴滴。

『滴滴滴滴滴——』

突然闪起了奇怪的光,但是小吉的脸上没有一丝慌乱。倒不如说,他还自信满满的认为自己的生命不会就这么结束。

这不是单凭直觉或运气。他一定有证据。

那闪光逐渐暗了下去,随着一声奇怪的电子音,那双眼眶里突然就出现了一双湖绿瞳孔。

“读取数据中…10%……”

“呜哇啊啊啊啊?!怎么了怎么了???”

“读取完成。正在初始化……但是博士,没想到您这么快就将我叫醒了呢。我心中的不安稍微有一些消减了……”

当那双瞳孔中显露些许高光时,能感受到智能的苏醒。

“早安。博士。”

“……”

“…………”

“……哈?”

“诶……?”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噢噢噢哦哦————!!!!?!?!???机器人说话了????”

“我…我当然能说话啊!不过,你是谁!你并不是我的『博士』,但是你是怎么把我叫醒的?!”

小吉渐渐安静下来。随着,他的嘴角上扬,露出了阴森的笑容。

“诶~?你的博士能用『特殊的方法』叫醒你,也就是说你在刚才之前一直属于『睡眠模式』吧?不过我还觉得奇怪呢~为什么这里会有一坨废铁。”

「也就是说,你的博士抛弃你而走了吧?你是一具完美的『失败品』这样的存在。」

“你…你在说什么!!!博士才不是那样的人!他在离开我的时候曾这么对我说:‘我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回来会接你的’。”

“这种话你都信啊~这说不定只是博士善意的谎言。”

“并不。并不是这样。”接着,这具机器人开始回忆来到这里之前的事情,准确来说应该是读取硬盘里的数据,并整理分析给眼前这个神奇的人物。

小吉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因为他感受到了机器人语气的笃定。就算这种情况下再欺负他也是徒劳吧?
而且,他感受到了他的坚定。他坚信那位博士不会抛弃他。
哪里有这样的证据啊?真是愚蠢的机器人。

“在博士说完这句话后,他立即向我输入了休眠指令,并且向我定下『特殊设定』。这便是将我的『自爆开关』与『开关机按钮』功能互换。目的是为了让以前得知我身体各部分机能的人没有可乘之机。”

“总而言之就是虚张声势呗。其实你也并不会自爆,毕竟你要是自爆了的话就违反了『机器人第一定律』。更何况,那个博士肯定很重视你的安危,怎么会让你做出自爆这样鲁莽的事~”

“嗯。你的判断十分正确。您拥有我之上的优秀判断力。”机器人注视这个人了数秒,得出的结果是这个人不是一个普通人物,甚至是一个难以推测的角色。

“不过啊。万一真的可以自爆,那就不能排除你的『替代品』这样的存在了呢。”

“什……?!”

小吉的脸上又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仿佛在夸奖面前这个机器人的优秀机能。
“所以说,你的存在只是『完美的机器人完整体』之一,说不定你的博士还有数万个你的『代替品』。这样的话,就算你自爆也没什么可以担忧了的吧。”

小吉静静端详着这个机器人思考的样子。他越来越对他感兴趣了。

“但是这样的话,你的发言就有很大的矛盾了。既然我有许多『替代品』,博士就不需要给我设定这么繁琐的『自爆与开机互换』功能了吧。”

“诶~!他肯定是预防万一给你安装了这个程序啊!其实他给你和所有『替代品』都设定了一遍这样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嘛!”

“不,这是不可能的。毕竟博士给我设定完之后就慌慌忙忙地离开实验室了。而且当时U盘只有一个,他设定完后便破坏了U盘,目的一定是不让他人得知『这个情报』。”
机器人冷静地作答,他体内的各系统在高速运作。

“那,你说不定一开始就搞混了『时间顺序』呢?”
“时间……顺序?”

小吉的笑容还是没有消失,不紧不慢地反驳眼前这个智能体。
“你想想啊。或许你的博士先给『替代品』设定了一遍之后,最后才给你设定。”

“这样做的意义……我无法理解。读取U盘设定必须要在我开机的时候才能够运行,但如果我真的有『替代品』,为何我从未在实验室见到它的存在?如果没有,那么可能性只有「替代品正属于休眠状态」或许「根本就没有替代品」。何况开机时候的声响与闪光都很让我困扰……「很容易就会被发现本身存在」。然而我却从未目睹过某样物品发出如此强烈的光,所以,一定不会有我的替代品存在。如果真的有『替代品』,那为何一定要重视我的存在呢?况且,博士这么悉心培养我,肯定因为『我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既然如此!那你的博士为何离你而去了呢?!”

“他肯定是因为有工作方面的事情。况且……他还说过要回来『接』我。如今我却不知道为何会来到这个地方,博士如果回去的时候看不见我,他会怎么想呢……”

他会怎么想?
而不是,「他会担心我」?

“诶~你还挺厉害的嘛。真不愧是智能机器人,你的诞生足以让世界惊叹了吧。”

“但是,博士并不想公开这件事情。毕竟我身上还有许多漏洞,还不能服务人类。博士准备将我培养为『完美的机器人』后才准备公开我的存在。在这期间,他宁愿为我付出他所有的时间,也不惜代价……”

机器人仿佛在叙述这一件事实,但他的话语与动作却流露不出一丝感情。

“你一点也不无聊呢。但是你却有每一个机器人都有的漏洞,这是实在没有办法呢还是你的缺陷?”

“那是……什么?”

“『你不过是一具没有心的破铜烂铁』。”

“…………诶?”

“这种事情怎样都好了。反正你以后就知道了,にしし♪”

这个夜晚却又出奇的寂静,很快就要破晓,这是一场不平凡的相遇。

“我认为,你其实不是坏人。尽管你可能有许多阴谋,但是,我的计算结果是『选择信任你』。”

“诶~有什么证据吗。没有也无所谓,毕竟我是一个大骗子啊~”

“骗子自己说自己是骗子真是嘲讽啊……你真是一个个性独特的人啊。”

接着,机器人开口了。那是一则简短的自我介绍:
“我是k1-b0。请称我为ki-bo就好了。请多多关照。”

“嘻嘻~你真的是一点危机感都没有呢。我是王马小吉,身份先不告诉你!不过。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kibo望向他身后穿着打扮诡异的10人,不禁感到恐惧。
而且,为何他会出现在这里?博士去了哪里?
他现在,该如何面对。

“怎么了?キー坊?难道短路了?”

“并没有。我只是在想……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诶~明明连心都没有的机器人居然还担心这些啊。”

小吉笑了笑,挥了挥手。

“这里,不是一个很好的归宿吗?”

kibo下意识地望向了小吉与他身后庞大的10人。如果他们有计划,那么真的会是一个很优秀的组织。
但是,他们到底在计划什么呢?可以信任他们吗?

但是,当kibo看到了向自己伸出手的小吉那没有恶意的笑容,暂时放下了心。

“我只是觉得你很有趣啊,没有别的恶意~にしし♪”
「你的价值,能远远超过我的想象。」
「所以,我看上的猎物,绝不能让它跑走了呢~♪」

“嗯…我明白了。目前我,别无选择。”

kibo顿了顿,伸出了冰冷的手,握住了对方。

“哟西——!现在キー坊是我的『宠物』了!要不要给你准备一个项圈呢~?”

“诶?!为什么会这样?按理来说我现在应该是你们的『一员』才对啊……”

“真笨呢!我从之前就从未说过一句「请加入我们的组织吧」之类的话。那只是你自己判断为「我们大家都欢迎你」了。倒不如说,没有理论的世界才是自由的。我对你很感兴趣,但是最重要的还是我的成员们的意见。所以——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就叫你加入啊!!!

「对吧?DICE的各位——!」”

小吉望向身后的10人,看不见他们面具下的表情但是也能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压迫感。

“是吗……原来我一开始就被你的『谎言』所欺骗了吗……”

“嘻嘻~谁叫我是爱骗人的总统呢。”

但是。对于kibo来说已经别无退路。
只是最坏与最好的结局。
无论何时,都不可以放弃『希望』,要径直前进!
这是为了博士,『求生的意愿』。

世界已经迎来黎明。
而即使畏惧,也不能止步不前。
朝阳升起,曙光照耀大地。

“现在,是正式宣战的时候了。”

——T.B.C.——

这次bug有点多,对话也是意义不明,可能严重ooc了xxx
但是最后还是感谢您的观看!!!

第一章 求生的意愿
THE END

各位好。今天下午吉ki part2(。) 标题为 “求生的意愿”
rt 为了“活”下去 他无法选择。背负了那个人给予他希望,他只能选择“求生。”

(靠我在写什么。)

吉ki那一篇原稿留在脑子里但是忘了好多细节
话说下一章或下下章可能会出现枫妹和最原各位敬请期待(。)

【吉ki/part 1】“不过是一具没有心的破铜烂铁。”


序幕 为无聊透顶的世界染上色彩

※cp为吉ki/王ki,小吉为DICE的总统役,ki-bo为饭田桥博士的杰作(。)
※标题不是机差(。)
※可能有部分私设,比如DICE成员、饭田桥博士等。
※角色属于弹丸论破v3,ooc属于我。
※本世界观与才囚学院的自相残杀无关联。但是有可能会出现才囚学院的各位同学。
※故事为连载,大概20章左右完结ry 结局会是HE(√)
※可能含有捏造、流血、死亡等场景,若使您感到不适请及时退出(鞠躬)
※避雷

大概的故事背景:王马与秘密结社等人在胡同的垃圾堆旁找到了休眠模式的ki-bo,并将它带回结社,开始了与他们一同进行“搞笑的犯罪”的故事ry

吉ki的第一作。剧情冗长,辣鸡文笔,纯粹的自我满足产物,但是想与您分享这份快乐(小风车.gif)
不知道该写什么了xxx总之祝您食用愉快!

以上大丈夫就继续? ——yes ↓ ——no ×

——(由王马小吉最爱喝的旺仔牛奶(误)panda公司提供的 分割线)——

黑夜有着他深邃的瞳孔,在人们陷入沉睡时窥探他们心中所想的一切,植入梦境。
圆月皎洁的月光照亮了漆黑的小径,未眠的少女练习弹奏的钢琴发出悦耳的声音,世界在“月の光”中沉睡过去...
闪烁的星辰拼凑的星座有着它自身的光芒,憧憬宇宙的少年细数星尘几颗。

但是,这个夜晚终将不会安宁。有许多不眠的幽灵,穿梭在城市中。
可能在任何角落,任何时刻。你都会被这称之为“麻烦”的事物捉弄得焦头烂额。
你不去找他,他也会自动“送”上门来。
诸位面戴面具的“小丑”们在城市中的高楼上飞檐走壁,如同怪盗一般灵敏,悄无声息隐藏在未被月光照亮的角落里,磨砺以须。

揭下面具的首领,拥有着稚气的脸庞。但是他那狡诈的神色却充满杀气。
“来吧!让这个夜晚成为不眠之夜吧!”
DICE的滚动,面临的是六分之一的可能性——

一声轻响,骰子在冰冷的地面上停止。
——结果为1点。
“诶——!!!为什么是1!!!我的手气就那么差吗?!还有刚刚α酱,你是不是笑了!晚饭的甜味咖喱取消!!!”
少年的喧哗惊醒了睡梦中的人,他周边的楼房顿时灯火通明。
“啊啦啦啦啦啦。被发现了呢☆不过今天算你们走运,因为点数为1的时候不会进行‘搞笑活动’呢!”
没错,令所有人心神不宁的邪恶犯罪结社——DICE,是被通缉的恐怖角色。
说他恐怖,但这个结社并没有过任何『杀人事件』,而是一些以『搞笑的犯罪』为主题的“恐怖行动”。
主要是因为他们的每一起事件,都是人们所惧怕的“玩笑”。比如说少女的衣柜里突然涌出蟑螂(其实是玩具)之类的呀,炒菜的时候突然被调成大火之类的呀,上厕所的时候厕纸被抽光了之类的呀ry
即便有一些“灾难”并不是DICE造成的,但是被称为恶魔的化身的他们,却不知在城市的何处游荡。

“啊哈哈,但是大家真的好过分啊☆明明有一些真的不是我们造成的‘灾难’,但却将这一切嫁祸于我们,大家真的是比我们还要恶劣的『大骗子』呢。”
他的表情变得严肃,仿佛真的生气了。没有人能读懂他面具后真正的表情。

“明明我们才是最无辜的人...我们只是为这『无聊透顶』的世界增添一些色彩而已。呐,为什么呢?为什么大家会那么生气呢?”
远处传来了警笛刺耳的声音,打破了寂静的夜晚。
“就是这样!那么在这里开始上演逃亡大战吧——!如果逃不掉的话α酱的甜味咖喱就要被放进塔巴斯科辣椒酱了哦——☆不过是骗你的啦!因为我最喜欢α酱了~所以。”

「请你去当诱饵。」

“我不是在出卖α酱这一点你应该清楚吧。因为我相信大家啊!所以我是不会和你们说谎的——!”
“来吧!为了我们结社的存活与α酱最喜欢的甜味咖喱要加油咯——☆”
他重新戴回自己的面具,用力一甩自己的披风,带起的一阵风吹灭了灯光,潜伏入黑暗……

——(由饭田桥博士提供的 分割线)——

伴随着不小的骚乱,DICE等人总算是逃到了一条小巷里。

“哈啊~真的是千钧一发中的千钧一发啊!我还差点以为自己要被干掉了呢~!”

总统摘下了面具,露出了无比阴险的表情,无法窥探其中隐藏的恶意。

“但是啊,我们的『战争』才刚刚开始。为了给这个『无聊透顶的社会』染上一层色彩,才刚刚开始啊!!!”

他的野心在无限膨胀。仿佛没有什么困难能压倒他的野望。

“没错!这才刚刚开始啊——!!!记住这个名为「DICE」的团体吧!记住,这个名为「王马小吉的世界」吧!!!”

他的声音又一度盖住了嘈杂,他的恶意高过了黑夜的深邃。

“不过啊,这之前我发现了一个并不无聊的东西。”
名为王马小吉的人冲着一堆废墟快步走去,并狠狠地踩在了一具机械上,发出了金属的响声。

「对不对?这一具破铜烂铁。」

——T.B.C——

(终于写完了第一篇,反正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希望您会喜欢♡)

序幕 为无聊透顶的世界染上色彩
THE END